秦简

山河永寂,人间长情

0%

工作、梦想和白月光

纪念在字节一周年的最近的感受

工作

12 月 15 日,早上 10: 02 分,听者琳儿唱的歌,在前往上班的路上,收到了飞书 People 发出的司龄一周年的祝福。这一天一切都显得十分的平淡,看不出任何特殊之处。

纯粹点来说,我只是一个爱好写代码,喜欢看见点新奇的编码奇淫技巧就凑上前去琢磨琢磨的“代码小子”,谈不上什么天赋,也说不上有多勤奋。能说得上的,就是对自己的代码有一种变态的“洁癖”。来到字节没多久,我就开始折腾 code format style ,是我有多喜欢被规则约束吗?其实我只是希望工具帮我治好自己的强迫症。

刚来那会,我会很希望听他们讲业务逻辑,并且热衷于让业务逻辑更加与技术贴合。但是贱贱地,我发觉我更希望技术层面上能够更深一层,以适应业务的高速发展。总而言之,我现在一门心思只有“重构、重写”。啊,至于业务,一点都不想投入过多精力。

每天都在 C++ 的群里面看着各位大佬早争论某个问题,我就从中偷偷学习。又或者在体验 STE开发的各种 C++ 工具(偶尔会提提 BUG 或者给一点点建议)。

业务逻辑,其实谁来都可以,但是关键是,谁能让自己写下的代码,不成为后来者的累赘?
至少我不愿意,未来接手项目的人,看着我写的代码很头疼。

梦想

在结束研究生的学习生活之后,我最大的梦想,就是在人类科学技术进步的路上,能留下自己的名字。说实话,如果发几篇 SCI 就算的话,我已经完成了目标了。但是,我这号人怎么可能就这点追求?不上个 ACM 或者 IEEE 的封面?又或者不发个 Nature 本刊?

当然,梦想之所以是梦想,就是因为它拥有一定的“不可达”性。但是呢,人,梦还是要有的,万一哪天实现了。

不管是哪个方向。软件工程理论,编译器,计算生物,都可以,任何一个方向,只要能出成果,那都算我这辈子没白活。

话又说回来了,虽然我现在在互联网企业里面搬砖,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码农,离自己这梦想还差着十万八千里。但是,惦记还是要惦记着的,以此勉励自己,告诫自己,人不可一生颓废,哪怕做了一点点,也要在梦想的路上走着。

白月光

其实,我不知道,琳儿到底算不算我的白月光。
她是一个很特殊很特殊的存在,她是我唯一的“徒弟”,是我大学真真正正喜欢了很久的人,是时至今日在我这有着特殊位置的人。

我自己有时候常常在想,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常人眼里的“渣男”——我从未不喜欢过我曾经喜欢的人,任何时间。我觉得,既然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她了,那么除非我喜欢她的原因彻彻底底地不存在了,否则为什么会不喜欢呢?轻易就不喜欢了,那么当初的喜欢又是什么呢?

这也就导致了一个问题,我可能会对别人有好感,但是我自己十分害怕这种好感发展为喜欢。因为如果不能在一起,那对我自己来说,是一种负担。

同时,在全部喜欢的人里面,她又又又是最特殊的。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,如果让我无条件付出,我可能本能地永远都会倾向于她。

我们偶尔会开开玩笑,相互把后事交给对方(实际上多数是她在给我交代)。因为彼此都是对方最信任的人,不论是否我们有过爱情或者仅仅是友情。这种信任和值得托付,是对方相互的人格魅力所在。

前几天晚上,我们长谈了很久,中间,在感慨完彼此会不会“孤独终老”的时候,她玩笑似的说:

“五年后,要是咱俩都没结婚,那咱们就去领证”。

这句话,我当然知道没有多大的契约效果。但是我还是把它赋予了一个属性:“所谓不切实际的约定,所谓总有一方会笃定”。笃定的那一方,自然是我自己。说实话,我已经亲眼目睹她很四人男朋友谈恋爱了,一开始我当然心里也十分难受,让自己长时间无法平复。到现在,已经可以坦然接受这个事实,然后看似无事发生一样。如果机缘没到,我也不会强求。我喜欢她,我就应该让她有她希望的幸福,希望她能一个个实现自己的想法。那么,这跟我期盼她“五年后嫁给我”这件事,实际上是冲突的。我究竟是让自己的喜欢与爱,占据上风呢?还是让私心,彻彻底底地显露?我觉得可能从来都不会有答案,除非五年后揭晓谜底。

我还是喜欢听她唱的歌,喜欢为她排解一切困难,喜欢为她守护一切,也喜欢她跟我描述各种各样的想法。我知道她不一定会去付诸实现,但是我知道我自己,要做好准备。

我想起一切年轻时候单方面给出的承诺:

不管在哪里,我都在

我不敢说自己做到了,至少,我比起左少,在这句话的实践上,做得更好。

我其实前几天也登上了很久没上的剑网三,这么多年了,列表里面只有一个“生死不离”,就是她。剑网三那群人,都爱说“生死不离之后,就是江湖不见”。可是我们没有怎么“江湖不见”,至今还时常联系着。这份毒,我算是解了。

所以,我不信邪,也不会相信她说的“喜欢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”这样的话。该怎么样还怎么样。

最关键的是,我从来,都希望她好。

虽然看完以前大学的聊天记录,会让我自己难受点,但是心里还是很开心的,以前和现在,我们还都是那样,愿意托付给对方。